• 周三. 9月 22nd, 2021

关掉特朗普的Twitter有用吗 社交平台的互联网编辑角色

李伟建

4月 11, 2021

这个问题部分来自于社交媒体公司不愿意扮演“编辑”的角色。尽管Facebook的行政总裁朱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承诺在2020年大选后将尽力打击错误信息,以避免引起政治动荡,但他在最近的一次全公司电话会议上解释说,限制选举错误信息的措施“并不反映我们大力支持言论自由的基本理念有所”。他明确表示,这些措施是临时性的,未来不会进一步推行。

然而,朱克伯格对言论自由的呼吁掩盖社交媒体公司编辑角色背后更深层次的问题。如果没有社交媒体的存在,选民们会否如此互相不相信,政治暴力会否随时可能爆发?Facebook为美国人提供线上“回音室”,使美国社会的两极分化程度达到前所未有的程度,现在面对选举期间的不安全,这难道不是在试图扑灭自己引发的火灾吗?

问题不在于社交媒体公司能影响我们获得什么信息——它们已经这样做:推荐算法会根据用户在平台上的活动一直限制和组织用户获取的信息。传统媒体也曾以这种方式行事,即作为公共辩论的守门人。问题:社交媒体公司应该用什么标准来策划信息,因为它们已经取代了传统媒体机构,成为我们公共辩论的主要场域。其实,算法管理下的“言论自由”已经是一个编辑性的决定,会带来现实生活中的后果,包括选民接收到错误的信息或愤怒的市民加入民兵组织。

问题是,运营社交媒体的公司并没有首先考虑到公众的利益。Facebook对言论自由的高尚辩护与其底线一致:增加利润。Facebook靠广告赚钱,其平台的参与度越高,获得的钱就越多。屏蔽内容不符合这种商业模式。 为了引起人们强烈的情绪反应,并让他们花更多的时间在平台上,一个非常有效的方法就是分享有争议和分歧的内容。无论人们同意还是不同意,只要他们同意或不同意得够“强烈”,他们都会更倾向于评论、喜欢或分享。

这种传播有争议内容的倾向是社交媒体工程师所熟知的,他们已经把算法以促进那些获得最多参与度的内容而建设的,无论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YouTube的算法,著名的是推广被赞成的视频和被讨厌的视频一样多。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